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上海格林德斯木业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400-0403-119

售前电话:18521524327

售后电话:400-0403-119

联系人:吕经理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169家木地板企业遭美双反 涉及约100亿元美国市场

作者:藏不住的情緒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9-02-11

  中国木地板企业正在遭遇历史上最严峻的“双反”(反倾销、反补贴)案,而此次涉案企业扩至169家,涉及约100亿元的美国市场。

  “目前仅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初裁,所以美方海关方面尚未征收惩罚性关税,是否征收需要看美国商务部的初裁结果。”1月18日,一位国内五强的木地板厂商高管告诉本报记者。而受制于美国本地木地板生产商的压力,部分美方代理商已停止或减少从中国进口,“双反”影响已开始显现。

  2011年3月,美国商务部将公布木地板“双反”调查初步裁决结果,6月该部将公布最终裁决结果。而3月初裁结果一出,美国海关将根据初裁结果征收临时惩罚性关税。

  目前国内包括生活家、圣象、大自然、世友等多家知名地板企业正在积极应对美国商务部的“双反”调查,并集合国内多家律师事务所收集、送递相关证据。

  国泰君安农林牧渔行业分析师瞿永祥认为,如若此次国内木地板企业在“双反”案中“败诉”,将有可能缴纳最高242.2%惩罚性关税,或被迫放弃美国市场。

  木地板过冬

  据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地板专业委员提供的材料,此次“双反”调查中虽然只列举了169家企业,但因为海关税则方面的问题,最后可能涉及的地板企业数目远不止这个数字。

  “美方商务部已于12月底进驻我们公司,抽查约持续了一个星期。”宜华木业(600978,股吧)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该公司积极配合美方的调查,提供了材料、人工成本及机器折旧等数据,力证该公司并没有对美市场进行倾销。

  据悉,此次“双反”调查由美国硬木地板商联盟发起,该联盟于2010年10月21日提出申请,认为中国输美多层实木地板定价过低,要求对中国此类产品进行反补贴和反倾销合并调查,并建议征收242.2%的反倾销关税;同时,要求对中国产木地板征收汇率反补贴关税。

  2010年12月3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初步裁定中国输美多层木地板对美国产业造成损害。美国商务部对中国输美多层木地板反倾销、反补贴调查进入实质性阶段。

  前述高管表示,美国是中国木地板企业最大出口市场,约占整体出口量的1/3,但鉴于国内出口企业众多,木地板企业售美利润被压缩在5-10%之间,利薄已“薄如刀片”,242.2%的反倾销关税过于夸张,“如果国内企业有两倍利润,美国的木地板市场早已被中国企业全面占领”。

  多年辛苦开拓,美国市场已为中国木地板企业所不能丢失之重镇。以上市公司科冕木业(002354.SZ)为例,2010年1-9月份,出口美国产品的营业额达7345.13万元,占主营收入的33.84%,加之2009年的9127.99万元出口额,该公司被调查产品总涉及金额约1.65亿元。

  “目前我们还没接到美方的正式文件,但也已经委托律师进行申诉。”科冕木业(002354,股吧)证券部人士表示。

  上述高管认为,次贷危机导致美国房产市场大幅下跌,新房屋建造放缓,美国木地板制造商的业务已经受创,而中国企业占据市场份额日趋扩大,美国木地板企业希望驱逐中国木地板企业摆脱困境,而美国政府也有降低失业率的压力。

  积极申诉

  美国“双反”案并不是木地板企业遭遇的第一次危机,在此之前美国已发起对中国木地板多起反倾销及知识产权调查,而阿根廷、加拿大等国已发起过对中国木地板企业的多起反倾销调查。

  中国林产工业协会一位负责人介绍,针对此次“双反”案,中国将围绕“产业损害”、“反倾销”、“反补贴”三方面积极展开抗诉。其中“产业损害”将以中国林产工业协会为主导,并联合80多家会员企业展开;“反倾销”将由企业自己自行处理;“反补贴”将由政府、协会、企业一起应对。

  “像阿根廷的反倾销调查,最后不了了之;加拿大的反倾销调查,参与应诉的企业获得的是一个优惠的税率甚至是零税率。”上述宜华木业办公室负责人认为,企业积极应诉才能获得一个不错税率,“同时,242.2%的税率过高,不符合产业实际,美方商务部应该不会支持”。

  但也有木地板企业对此持有异议。“例如美国商务部对铝型材企业,最后裁定196.96%的反倾销及反补贴双重税率,远高于原告当初要求32.57%~33.32%的税率。”前述高管对此表示疑虑。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发布《中国对外贸易形势报告(2010秋季版)》分析认为,2011年我国企业面临的贸易摩擦形势将更为复杂。

  “开始有更多的中国企业敢于到美国应诉,而且在类似的案件中胜诉的几率越来越高。”美国飞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宁玲提醒记者注意,每一次诉讼胜利,都是很好的证据,为下一次申诉或面临另一国的类似调查提供筹码。“未来遇到类似案例,诉讼的费用也在降低。”